:::

國科會研究計畫

1908-1997敦煌變文研究述評─講史性變文除外

  • 點閱:1245
  •  
推到:

執行期間: 91 年08 月01 日至92 年07 月31 日
執行單位: 逢甲大學中國文學系(所)
計畫主持人: 謝海平

 

一、中文摘要

  本計畫構想來自於鄭阿財、朱鳳玉教授主編之《1908-1997 敦煌學研究論著目錄》。該書收錄近百年來有關敦煌研究的論著目錄多達一萬二千筆,分為十二類,可謂洋洋大觀;惟此等論著散藏於世界各地,取之不易,無法全睹,對有意藉《1908-1997 敦煌學研究論著目錄》指引而進一步窺探敦煌學堂奧的學者來說,仍存在著難以克服的障礙。於是,接續上年度執行之講史變文研究述評,本次研究乃針對《1908-1997 敦煌學研究論著目錄》中的「押座文」、「講經文」與「佛教故事、佛教變文」等三類論著(編號05637-05799),繼續進行研究資料之蒐集、整理與評析。從一百六十餘篇敦煌變文研究論著入手,逐一蒐集原文,仔細研讀、討論,為每筆資料作成體例一致、約三百字左右的提要,加以短評;再冠以一
萬字的總論,合印成冊,儲存於學術網路中,以利研究者取得。期盼藉此提振敦煌學之研究風氣,與變文研究之水準。

  本計劃主持人長期關注敦煌學研究;所任教的逢甲大學,亦有不少研究敦煌學的學者同事。至於電算中心則聚集了堅強的資訊技術團隊可提供支援。故本系列計畫完成之後,不僅可與前述《1908-1997 敦煌學研究論著目錄》互補,成為「有目錄且有論文內容」之敦煌學研究文獻資料庫,且可帶動其他類似計畫的延續發展,而對於臺灣地區,甚至國際漢學界之敦煌學研究,提供積極且有效之助益。

 

二、緣由與目的

  自一九00年敦煌石窟藏經洞重新打開後,對敦煌出土文獻之研究,已蔚成風氣,敦煌學一躍而為國際漢學領域之顯學。據鄭阿財、朱鳳玉教授蒐集所得,自一九0八年至一九九七年間,研究敦煌學的論著,已多達一萬二千篇,牽涉領域之廣、內容之複雜,論著發表及典藏區域之大,其他顯學,恐無出其右。

  欲將浩如煙海之敦煌學論著進行全面閱讀,幾乎不太可能;即使選擇其中一類進行探討,因限於個人精力、財力及時間,往往亦難竟全功。有鑑於此,西元二○○○年《敦煌學研究論著目錄》的出版,將近百年來的敦煌學研究論著,做了地毯式的蒐羅與分類整理,就研究者來說,不啻是茫茫學海中的一盞明燈。然而,囿於體例,《目錄》祇提供了「前人做了什麼研究」及「研究論著在哪裡刊載、出版」等資訊,至於「研究之內容為何?」仍付之闕如;使有心從事敦煌學研究之學人,手執《目錄》,固可大開眼界,看到了學海明燈,但岸上是何等風貌,還是無法觸及;因為《目錄》並不提供「論著內容」。當然,針對此種遺憾,最理想的做法,乃是參照目錄,蒐集所有論著,彙為一編。不過,這樣的構想恐怕以個人或單一機構的人力與財力,是難以實現的;進一步說,即使能夠實現,其篇幅與《大藏經》相較,亦不遑多讓。因此,退而求其次,乃是將相關論著作成提要,以供學界參考。即使只作提要,以一萬二千多筆資料的龐大數量來衡量,要全部完成,仍屬不易。比較可行的方法,應該是先就個人專長或當前所需,組成小組,分部逐步完成論著提要的編纂;採「蠶食」的方式,假以年月,由點而線,由線而面,可能會有比較近於理想的成果出現。

  現今資訊傳播技術改善,學術資源共享之觀念日濃,而使過去研究資訊取得不易的情況已大有改善;惟資料之整合與提供,仍賴有心人士共同努力,方能使軟、硬體互相配合,更臻完美。本系列計畫的提出,即基於上述單純背景;並於此次講史性除外的敦煌變文專題計畫中,希望達成以下四個目標:

(一)研究資訊的完整建構:
   除了有完整的研究論著「目錄」,更在研讀之後,為每筆資料編寫「論著提要」與簡要短評,以供參考利用。

(二)研究成果的綜合評述:
   百年來講史性變文除外的敦煌變文(主要為佛教變文)研究,無論在研究觀點或研究方法上,都有長足的進展與成果累積。在本計畫總結報告中, 將進行完整的評述。
(三)研究資源的開放共享:
   敦煌學園地,需要更多新血投入,方能創造更優秀的研究成果。本計畫將彙編論著提要,配合目錄,公諸學術網路,以方便研究者察考敦煌變文之研究動態,汲取前人的研究成果。
(四)朝全面完成敦煌學研究論著提要的理想更進一步:
   本計畫接續上年度的講史性變文專題研究,係完成「敦煌文學論著提要」資料庫之階段工作。將以此經驗作為後續擴大研究的基礎,並結合更多有志之士,促成建構「敦煌學研究論著提要」資料庫的理想早日實現。

 

三、結果與討論

  於敦煌變文之中,除講史性變文之外,尚包括押座文、講經文、佛教故事等佛教類變文,為敦煌文學中極具特色的門類。而敦煌學是以文獻研究為核心的學科,各地區敦煌學的研究發展,無不與敦煌文獻的流通息息相關。因此,本計畫也將沿著敦煌文獻流通的歷史軌跡,以探索敦煌佛教類變文此一研究領域的形成與開展。

  回顧東亞地區近百年敦煌學發展的歷程,著眼於文獻材料的流通情形,約略可分成二大階段:自一九0九年(清宣統元年)至一九四九年國民政府遷臺,是第一階段;自一九五0年代迄今,為第二階段。

壹、一九0九年至一九四九年

  敦煌學肇始之初,研究活動主要集中於少數能接觸到文獻材料的地區。就我國而言,其時諸家著述以撰寫序跋、提要為主,是對敦煌遺書介紹、研究的開端。

1. 由於撰者率為博學大儒,整理研究的對象主要即為四部要籍,特別是經部和子部;而文學部分則以不見於傳統詩文集的《唐太宗入冥小說》、《秦婦吟》、《雲謠集》等特別受到青睞。後來,因研究材料逐漸增多,敦煌文書的研究層面乃日益廣泛。

2. 表現在文學方面,敦煌寫卷中深具特色的俗文學作品,如曲子詞、通俗白話詩、佛曲歌贊與敦煌賦等,日漸獲得學界的關注與研究;不僅為中國文學史增添新頁,諸多論題的出現,更意謂著文學研究新視野的開啟。其中,敦煌「變文」在發現初期或被稱為佛曲、唱文,或俗文、通俗小說……等,此類韻散相間的講唱體文學作品,由一九二九年鄭振鐸發表的〈敦煌的俗文學〉而確立其名稱,從此成為敦煌文學研究領域的重要專題。在這敦煌學逐漸開展的前四十年,「變文」由於被確立為敦煌文學的重要文類,成為文學領域之研究主題,相關研究成果即相應於文獻材料的增多,而日益豐富;環繞「變文」所展開的種種探索,使敦煌文學寶藏現出更豐富多采的內容面向。

  敦煌變文的產生及發展,與佛教本有緊密聯繫;其題材多為佛經神變故事,其體式也深受佛教俗講的影響。是以,佛教類的變文,包括押座文與講經文等,乃敦煌變文之最核心、質量亦最豐富的類別。不過,據《敦煌學研究論著目錄》的蒐集,此時期以佛教變文為專題的研究論著僅十餘篇,且集中來自中、日少數學者之手。在我國,陳寅恪先生個人即囊括五篇:〈有相夫人生天緣曲跋〉(05715)、〈須達起精舍因緣曲跋〉(05716)、〈敦煌本維摩詰文殊師利問疾品演義跋〉(05683)、〈敦煌本維摩詰文殊師利問疾品演義書後〉(05685)與〈蓮花色尼出家因緣跋〉(05717)。另有關德棟先生兩篇:〈降魔變押座文與目連緣起〉(05649)、〈醜女緣起故事的根據〉(05780);此外,則是董康〈圓鑑
大師二十四孝押座文跋〉(05647)與徐調孚〈講唱文學的遠祖──八相變文及其他〉(05728)。至於日本,學者傅芸子在此時期有三篇研究佛教變文之作:〈敦煌本溫室經講唱押座文跋〉(05646)、〈關於破魔變文──敦煌足本之發見〉(05730)與〈醜女緣起與賢愚經金剛品〉(05779)。另有倉石武四郎〈目連變文紹介後?〉與青木正兒〈敦煌遺書目連緣起、大目乾連冥間救母變文及降魔變押座文?就〉;這兩篇文章後來由汪馥泉翻譯,收錄於1930 年上海北新書局出版的《中國文學研究譯叢》中,亦即此研究成果可見於大陸地區。

  由上述論題看來,敦煌文獻之諸多佛教變文及解經文、押座文等作品,已陸續為學者所重視,撰寫序、跋介紹。不過就研究取向而論,此時期的佛教變文研究,依然處於敦煌學發展初期,以文本校訂與歷史考證為主的格局;於是,這些佛教類的變文,儘管是敦煌文學中極具特色的門類,然當時只見個別、零星的研究,而尚未有意識地形構「佛教變文」作為一專題領域。

  在研究地區方面,由於初期敦煌文獻未普及流通,所以國內佛教變文研究正如同敦煌學的其他領域,僅見於大陸地區。 至於日本佛教變文研究的起步甚早,則頗值得關注;事實上,就《目錄》所收看來,日本學界持續有佛教變文研究發表,數量且多於臺灣地區。

貳、一九四九年以後

  五0年代以後,隨著敦煌文獻的流通有長足進展,各地敦煌學者逐漸互動交流,於是佛教變文(包含講經文、押座文)的研究也進入了更加蓬勃發展的階段;此時已不僅有大陸、日本地區,主要在臺灣等地亦開始有成果累積。底下,即分別介紹各地佛教變文研究的具體成果,並試論其發展趨勢。

一、大陸地區

  一九四九年以後,大陸地區的敦煌學研究立足在先前基礎上繼續發展。 文學領域的重要進展.即有王重民、王慶菽、向達等學者合編之《敦煌變文集》(1957 年)問世;該書廣泛校錄了187 卷國內外公私收藏的寫本,整理出78 種變文,完成當時規模最大的一次敦煌變文校理工作,於是成為往後研究敦煌俗文學者的必備參考書籍。這類校理文獻的成果,有助學者得以奠基其上,朝更精深或多元的研究邁進。不過,就在1966-1976 這十年間,大陸地區因發生文化大革命,一切學術停頓,也致使敦煌學研究中輟。於是,直至文革結束前,大陸地區的佛教變文研究論著僅再增三篇:金維諾〈衹園圖記與變文〉(05739)、趙景深〈目連故事的演變〉(05751)與周紹良〈關於餧身餓虎經變文〉(05718)。

  一九七六年文革結束之後,大陸地區敦煌學的研究乃逐漸恢復。特別是八0年代以來,在日本等地敦煌研究風潮的激勵下,敦煌學更被列為中共國家學術發展的重點項目之一。在研究資料的流通上,此時不但有量的持續增加,且有質的提昇;學者能取得較以往的印本、微卷更清晰的圖版,遂更有利於校錄工作乃至後續研究的進行。進入這個階段,文學研究無論在總體理論或個類專題的探討上,都大有進展 ;至於變文,運用民間文學、主題學或比較文學等概念、方法來進行研究,成果亦有可觀 。

  敦煌文學的研究在此階段既如此蓬勃,其間,佛教變文領域自然也不例外。文本的校訂與考釋作為不可或缺的基礎研究,學者仍大多致力於此,繼續精益求精,於是這類論著也最多。諸如:王文才〈雙恩記校記〉(05668),王慶菽〈關於《敦煌變文集》內降魔變文校記的一些問題〉(05738),王繼如〈維摩碎金校釋補正〉(05701)、〈醜女緣起校釋補正〉(05783),周紹良〈長興四年中興殿應聖節講經文校證〉05660)、〈悉達太子修道因緣校注并跋〉(05724),施謝捷〈伯3618秋吟一本校補〉(05788),徐芹〈蘇藏蓮華經變文校錄〉(05681),袁志〈父母恩重經講經文補校〉,郭在貽、黃征與張涌泉合著〈大目乾連冥間救母變文校議〉(05770)、〈斯4571 維摩詰經講經文補校〉(05696)、〈長興四年中興殿應聖節講經文校議〉(05665)、〈押座文八種補校〉(05643)、〈歡喜國王緣等三種補校〉(05778)、〈秋吟和不知名變文三種補校〉(05787),都興宙〈敦煌寫本悉達太子修道因緣校勘拾零〉(05727),陳方〈敦煌降魔變文校議〉(05737),曾錦漳〈左街僧錄大師壓座文校記〉(05648),項楚〈降魔變文補校〉(05735)、〈大目乾連冥間救母變文補校〉(05767)、〈維摩詰經講經文補校〉(05697)、〈關於大目乾連冥間救母變文一段唱詞的校釋〉(05773),黃武松〈太子成道變文(斯3090)疑難點校釋補遺〉(05726),楊雄〈佛說阿彌陀經講經文補校〉(05679)、〈講經文四篇補校〉(05710)、〈長興四年中興殿應聖節講經文補校〉(05662)、〈維摩詰經講經文補校〉(05695)、〈太子成道變文補校〉(05725)、〈目連變文校勘拾遺〉(05772),趙匡華錄、周紹良校〈維摩碎金(-101 號)蘇聯所藏押座文及說唱佛經故事〉(05699),顏廷亮〈大目乾連冥間救母變文并圖一卷并序的一個未見著錄的節抄卷〉(05763)等等。

  其次,亦有不少運用佛教變文以進行相關之歷史考證者,如:方南生〈雙恩記創作年代初探〉(05672),史葦湘〈微妙比丘尼變初探〉(05789)、〈關於醜女緣起故事(附波斯匿王醜女緣品)〉(05782),白化文、程毅中〈對雙恩記講經文的一些推斷〉(05674),李正宇〈S.6551 講經文作於西州回鶻國辨正〉(05711)、周紹良〈敦煌卷子善惠買花獻佛因緣本事考〉(05798),張廣達、榮新江〈有關西州回鶻的一篇敦煌漢文文獻──S.6551 講經文的歷史學研究〉(05712),陳允吉〈目蓮變故事基型的素材結構與生成時代之推考──以小名「羅卜」問題為中心〉(05776),龍晦〈敦煌變文雙恩記本事考索〉(05673)等。或依此文獻來從事文化考察,例如:劉凱鳴〈從韓愈華山女看講經文講唱〉(05656)、張涌泉〈以父母十恩德為主題的佛教文學藝術作品探源──介紹一部珍貴的父母恩重經寫本〉(05709)與高國藩〈敦煌講經與中國文化芻議──以文殊問疾第一卷為例〉(05698)等 。

  不過,就佛教變文作為敦煌文學之一環而言,更值得留意的是部分學著已開始著重佛教變文的文學質素,以展開探討;例如其與佛經的關聯,即是能叩問佛教變文之本質、特色的重要論題。這方面的研究成果有:楊雄〈金剛經、金剛經變及金剛經變文的比較〉(05678)、童光俠〈佛說盂蘭盆經與目連救母變文〉(05771)與楊青〈丑女緣起變文及其佛經原型〉等等 。

  此外,還有學者是由探察不同藝術門類之微妙互動的角度,而展示了佛教變文的文學藝術特點。如:孫修身、黨壽山〈涼州御山石佛瑞像因緣記考釋〉(05791),李永寧、蔡偉堂〈降魔變文與敦煌壁畫中的「勞度叉斗聖變」〉(05734)與冉雲華〈試論敦煌與阿旃陀的「降魔變」〉(05736)等文,是將佛教變文關聯於敦煌壁畫(變相)的探討;至於李正寧〈試論敦煌所藏《禪師衛士遇逢因緣》──兼談諸宮調的起源〉(05797),趙逵夫〈我國最早的歌舞劇《公莫舞》演出腳本研究〉(05797-1),黎薔〈敦煌吐魯番學中的目連與目連戲〉(05755),歐陽友徽〈敦煌S.2440-7寫卷是歌舞戲腳本〉,以及李正宇、曲金良在〈晚唐敦煌本釋迦因緣劇本試探〉(05792)與〈敦煌寫本S.2440-7 原卷考辨〉等文的論辯,則探討著佛教變文與戲曲之淵源。

  而在諸多佛教變文研究中,僅見少數幾篇論著致力於此一專題概念的澄清與省察,如楊雄〈講經文名實說〉(05657)與翟平〈講經文稱「經」考〉(05658)等。

二、臺灣地區

   自一九五四年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經由日本取得一套英藏微卷照片,此後臺灣地區可見的敦煌文獻材料逐漸增多。一九五六年,旅美的巴宙在英倫抄錄了一百多件佛教詩歌、佛曲歌讚,在臺出版《敦煌韻文集》;又,一九五七年大陸王重民等出版了《敦煌變文集》,世界書局將其改版為《敦煌變文七十八種》在臺印行??凡此,不斷豐富著臺灣地區的敦煌學研究資源。八○年代,黃永武主編《敦煌寶藏》14 輯140 冊陸續印行(臺北:新文豐,1981-1986),使學者得以方便披閱英、法、北京各地所藏敦煌寫卷。特別是九○年代以來因科技先進,敦煌文獻的流通尤為便利。各國寫卷大都進行影印出版,影本更清晰易讀;加上資訊流通更發達,兩岸敦煌學界有逐漸頻繁的交流與激盪,於是整體研究環境快速提昇,探討面向日益開闊。由於可應用電腦進行全面、有系統的資料處理,敦煌學研究乃出現了重大進展,亦即,開始跳脫個別摘取寫卷的方式,而步入較具規模的專題式研究,成果自然也更為可觀。

  關於臺灣地區的敦煌變文研究,深有奠基之功者,當首推潘重規先生所著《敦煌變文集新書》(1983)。該書以大陸《敦煌變文集》為基礎,一一覈校原卷,進行修訂及補充;其間不僅增收了中央圖書館、列寧格勒以及日本龍谷大學所藏的變文8 篇,並附錄「敦煌變文論文目錄」、「敦煌變文新論」與「圖版」,現已成為學界研究變文的主要文本依據。而相較於大陸敦煌學的研究取向,臺灣地區如潘重規先生〈敦煌寫本衹園圖記新書〉(05740)、〈長興四年中興殿應聖節講經文新書〉(05659)與〈變文雙恩記校錄〉(05667)等純粹從事文獻考訂之作並不多。或許,正因為前輩已提供了相當理想的校理成果,於是大部分的研究多傾向在既有考證基礎上,朝著內容意義的詮釋開發繼續努力。

  值得一提的是,由於臺灣地區初期可見的敦煌文獻中已有不少文學作品,遂引起各大學中文系師生的關注,而陸續出現研究講經文、曲子詞、通俗白話詩等敦煌文學的學位論文。其中,以佛教變文領域為題者,有:邵紅《敦煌石室講經文研究》(05651)、謝春聘〈敦煌講經變文箋〉(05653)、宋新民《變文因緣類研究》(05790)、金泰寬〈敦煌變文──太子成道經、八相經、破魔變文、降魔變文與佛經比較研究〉(05722)與李殷權〈敦煌變文雙恩記殘卷及其故事研究〉(05676)等15。羅宗濤先生之《敦煌講經變文研究》(05652;1972 年)則為第一本敦煌學研究的博士論文,其提舉佛教類的講經變文作為研究專題,對於大學院校研究敦煌文學的風潮頗有啟導作用。由於學位論文要求嚴謹、充分的思辨與論述,於是在這類論著中,佛教變文作為研究專題的輪廓更形清晰,其內容也可獲得更深入之掘發。

  考察臺灣地區佛教類變文的研究,純考訂校釋之作不多,而取以進行歷史考證者亦較少。據《目錄》所收,主要僅見潘重規〈變文雙恩記試論〉(05666)、〈長興四年中興殿應聖節講經文讀後記〉(05664),鄭阿財〈敦煌寫本父母恩重經研究〉(05706),林顯庭〈大方便佛報恩經纂者考及其唐代變文〉(05714)與羅宗濤〈敦煌本佛說觀彌勒菩薩上生兜率天經講經文中李稍雲小考〉(05702)等作。不過,在其文學性質的探討上,也就有較多的發揮,如:羅宗濤〈賢愚經與衹園因由記、降魔變文之比較研究〉(05741)、〈佛經注疏與講經文之比較研究──以維摩詰講經文持世菩薩第二為例〉(05691),陳芳英〈目連救母故事的基型及其演進〉(05766),侯迺慧〈變文雙恩記初探〉(05675)與康義勇〈敦煌變文雙恩記的題材與佛陀本生故事試探〉(05677)等;除了探究變文與佛經的關聯,也開始有變文主題故事演變史的研討。同時,佛教變文與敦煌壁畫的關聯也頗受重視,而有羅宗濤〈降魔變文畫卷〉(05733)、霍旭初〈克孜爾「優陀羨王緣」壁畫與敦煌「歡喜國王緣」變文〉等著。

   此外,臺灣地區同樣也有對敦煌佛教變文此一專題名義的相關探討,如:幻生〈談押座文〉(05650)、潘重規〈敦煌押座文後考〉(05639)與楊振良〈由現存評彈開篇論押座〉(05644)等。在諸多佛教變文論題陸續開展之際,正需要更多有志者投入研究,方能欣見豐實成果。

三、日本及其他地區

  有關臺灣、大陸地區以外的佛教類變文研究,據《敦煌學研究論著目錄》提供的訊息,則除了韓國、俄國各有一篇論著,此外,所有研究成績幾乎僅見於日本地區。韓國丁來東之作是〈韓中目連故事之比較〉(05758);俄國孟西科夫之〈中國文學古文獻蓮花經變文〉(05682),則由徐東琴翻譯,發表於《中國敦煌吐魯番學會研究通訊》(1988: 1,頁28-36)。因此,底下謹就《目錄》所列,試評述日本地區佛教變文研究之梗概。

  承上所述,日本地區早在一九二七年,即已有佛教變文研究論著之發表。由於其學術風氣影響,從事文本校訂與歷史考證者甚多,如:金岡照光〈敦煌資料????目連說話字,假借字?〉(05752)、〈敦煌本八相押座文校釋〉(05645),平野顯照〈別本太子成道變文介紹〉(05721),北村茂樹〈維摩詰經講經文異本?〉(05690),荒見泰史〈敦煌出土文獻地獄變文考略〉(05757),柿市里子、澀谷譽一郎、遊佐昇〈敦煌出土大目乾連冥間救母變文校勘譯注〉(05777)等等皆是。同時,也有據變文以進行文化考察者,例如北村茂樹之〈敦煌出土父母恩重經講經文之孝思想與其發展〉(05709-1)等。關於佛教變文之主題內容的研究,亦有其具體成績。如:藤枝晃〈維摩變系譜〉(05719)、岩本裕〈目連救母傳說攷〉(05759)、川口久雄〈地獄變演變〉(05756)與石上善應〈目連說話系譜〉(05761)等,即故事演變史的探索。其中,如金岡照光〈中國民間????目連說話性格〉(05748)、小川陽一〈變文周邊──父母恩重經講經文.雜抄素材論的考察〉(05704)等作,尤切中變文的民間文學性格以深入研究,並留心佛教變文與其相關之傳說故事、說話文學間的關聯。

  而川口久雄對比著敦煌佛教變文與日本說話文學的系列考察:〈敦煌變文素材?日本文學──目連救母變文、降魔變文〉(05747)、〈八相成變文?今昔物語集佛傳說話──我?國說話文學演變?敦煌資料〉(05729)、〈金剛醜女變文???國說話文學〉(05781)與〈敦煌資料素材?日本文學──阿彌陀經講經文?我?國浮士文學〉(05680)等,則充分展現出屬於日本地區特有的比較文學研究成果;或可作為其他地區發展類似論題之參考。此外,日本學者也留意到佛教變文與變相的關聯,如:藤枝晃〈維摩變一場面──變相?變文?關係〉(05686)、小川貫?〈大報父母恩重經變文?變相〉(05705)等著。亦有關於佛教變文專題定義的考辨,例如:金岡照光〈押座考〉(05637)16 與北村茂樹〈敦煌出土所謂維摩詰經講經文二系統?〉(05689)等。這些存在於各個地區相同論題,正提醒我們展開研究成果交流、對話的重要性。

 

四、計畫成果自評

(一)本計畫接續上年度講史性變文研究論著提要之後,致力於建立講史性變文除外的敦煌變文(主要為佛教變文)論著提要資料庫;現已完成這一部分的論著目錄彙編,為每篇著作撰寫體例一致、約四百字左右的提要,以及百字以內的短評,並公諸學術網路。此後,將更方便研究者能夠更具體深入地瞭解敦煌佛教類變文的研究動態,檢索研究成果。

(二)為撰寫提要,必實際蒐集原文,仔細研讀。過程中,不但可再次校訂、更正既有目錄資料,並可同時進行拾遺補缺,以及後續資料蒐集等工作。其次,對於外文論著,本計畫亦確實加以翻譯、研讀,作成提要,如此也將協助研究者克服語文障礙,汲取所需,擴展視野。

(三)經由逐篇撰寫提要,具體瞭解研究情形,本計畫以講史性變文除外的敦煌變文研究評述作為結案報告,進行對此一敦煌文學專題發展歷程的回顧與展望;使本計畫所提供的不僅是單篇資料的彙集,更有專題研究史的考察。

(四)經由論著資料的彙整,乃至發展趨勢的探索,本計畫同時完成對敦煌佛教類變文專題之一次通盤的檢討研究。在評述中,除了試圖勾勒出佛教變文論域的形成脈絡,並期許這番研究史省察,有助於此專題領域的繼續開展與進步。

(五)敦煌學之豐富蘊藏,需要更深入與多元的開發。本計畫以講史性變文除外的敦煌變文為題,完成對敦煌文學之佛教類變文領域的論著彙編和研究述評;所得與經驗,將可提供學界進行類似計畫的參考,帶動其他領域也延續相關研究,而為敦煌學論著資料庫的全面建構乃至研究的長遠發展,貢獻一分心力。

(六)參與本計畫的成員,皆為有志於敦煌學研究的中文系所學生;因此,本計畫的執行歷程,同時也供作一次紮實的基礎訓練,有助其充實敦煌學研究知能。而在蒐集資料及評述論著的過程中,同學們相互切蹉,並有機會就教於學有專精的敦煌學者,對研究風氣的提昇,亦有助益。

(七)研究資料庫的建構,其實是需要永續經營的工程。因時間、地域、財力等諸多主客觀條件的限制,此次計劃對於敦煌佛教類變文研究成果的蒐集與彙編,必然有未盡完善之處。特別是在東亞或漢語學圈以外的相關論著,較不易網羅資訊;然這方面的資料正須補強,方能取得敦煌學作為國際研究的開闊視野。同時,對於與時俱增的相關研究論著,也當有計畫地繼續蒐集彙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