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位置首頁 > 文學卷 > 詩歌 > 唐詩概觀

唐詩概觀

唐詩概觀

  • 點閱:1213
  •  
推到:

唐代的詩歌,是中國詩歌發展的鼎盛期,體裁多樣,主題多元,且亦深受時世所影響。目前學界多以「初、盛、中、晚」做為唐詩分期的標準,主題則有宮體、邊塞、田園、山水、現實等,但這個界線並非絕對。體裁方面,則有古體詩、近體詩之別,近體詩則以絕句、律詩數量最多。

 

一、初唐:

西元617-712 ,自唐太宗建國至唐玄宗之前,皆可視為初唐時期。初唐為唐代詩歌的發展期,一方面承襲齊梁的宮體詩風,內容以宮中情事為主;另一方面王勃、楊炯、盧照隣和駱賓王的「初唐四傑」開始嶄露頭角,全新的詩風、精神,擺脫宮體詩的狹小內容,賦予詩歌新的生命,開啟唐詩不朽之地位。初唐四傑的四位詩人,命運都不怎麼好,生活也很困苦,因此視野的角度自然寫實而動人。四傑之後,有沈佺期及宋之問,因為大量創作律體詩,對五、七言律詩的發展有很大的影響,奠定了唐代律詩的基礎。初唐時期,代表詩人如上官儀(歸納律體「六對」及「八對」的法則)、王績(生性曠達,喜酒如命,作品題材以「詠酒」為主)、王梵志(受佛教影響深遠,多以語體文作詩)、寒山子、王勃、盧照隣、駱賓王、楊炯(王勃、盧照隣、駱賓王、楊炯為詩史的初唐四傑)、沈佺期、宋之問(沈、宋二人定型了律詩的格式)、李嶠、蘇味道、崔融、杜審言(李蘇崔杜四人為文章四友)、陳子昂、張說、張九齡、賀知章、包融、張旭、張若虛、劉希夷等人。

 

二、盛唐:

在唐太宗貞觀之治奠定唐朝國力基礎後,唐玄宗開元年間,唐朝國力達於鼎盛,經濟富裕,社會安定,對外征戰亦屢獲佳音,中西文化交流往來密切,除了中國傳統文化外,民間士族也流行胡風胡樂,社會文化非常多元。因此這時期的詩人,風格也具多元性,例如描寫自然山水為主的田園詩人,敘述戰地風情的邊塞詩人(岑高詩派),以及唐代詩仙,浪漫主義代表詩人:李白。田園詩的形式多以五言為主,內容取材自田園生活及山水景色,因此風格恬靜自然,例如王維〈鳥鳴澗〉:「人閑桂花落,夜靜春山空。月出驚山鳥,時鳴春澗中。」或藉景抒情,吊古傷懷,如
孟浩然〈宿桐廬江寄廣陵舊遊〉:「山暝聽猿愁,滄江急夜流。風鳴兩岸葉,月照一孤舟。建德非吾土,維揚憶舊游。還將兩行淚,遙寄海西頭。」代表詩人如王維、孟浩然、儲光羲、劉長卿、韋應物、柳宗元、顧況;邊塞詩人則擅取樂府民歌的精神,表達邊塞戰事的風情,故多以五、七言歌行為主,風格呈現雄壯豪邁。如王昌齡〈出塞〉:「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征人未還。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渡陰山。」代表詩人為岑參、高適、李頎、崔顥、王昌齡、王之渙、王翰等人。

 

三、中唐:

安史之亂後,唐代國力衰退,朝廷被宦宮挾持,社會和諧的背後,卻是日益嚴重的貧富差距。這時期的詩風轉以現實主義為主,例如與李白齊名的杜甫,毫不留情地將社會中的不平等、士族官場的腐敗寫下來,「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句子,影響了張籍、王建等人。發起新樂府運動的白居易,更認為文學作品需有社會功能和教育意義,因此其詩婦孺皆能解,並將樂府精神帶進詩歌中,影響元稹、李紳、劉猛、李餘、唐衢、劉禹錫等人,其中劉禹錫因貶官至南方連州(今廣東),有機會融入當地居民的生活,因此有輕快活潑風格的「竹枝詞」系列作品,如:「楊柳青青江水平,聞郎江上唱歌聲:東邊日出西邊雨,道是無晴卻有晴。」另有偏向藝術技巧、詩句用字的孟郊、賈島、韓愈、盧仝、劉叉、馬異,「語不驚人死不休」是其特色,用奇字、押奇韻、造怪句,但也勇於創新,試圖走出不一樣的路,於詩為「奇險派」,於文則為「澀體」。中唐詩人,除上述幾家,尚有大歷十才子的盧綸、吉中孚、韓翃、錢起、司空曙、苗發、崔峒、耿湋、夏侯審、李瑞等詩人,可知中唐是詩人輩出的時代。

 

四、晚唐:

唐期晚期,社會動蕩,對於社會現實的諷剌批評,已經失去了動力,轉而以藝術取向為主,或苦吟,或華美。代表詩人有李賀、杜牧、李商隱、杜荀鶴、于濆、聶夷中、皮日休、溫庭筠、段成式、李群玉、韓偓等人,多以藝術成就取勝,亦有消極的感傷。如李商隱〈無題〉:「相閌時難別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曉鏡但愁雲鬢改,夜吟應覺月光寒。蓬山此去無多路,青鳥殷勤為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