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科會研究計畫

1908-2000年敦煌變文「通論」部份之研究述評

  • 點閱:909
  •  
推到:

執行期間: 92 年08 月01 日至93 年07 月31 日
執行單位: 逢甲大學中國文學系(所)
計畫主持人: 謝海平

 

一、前言:

  鄭阿財、朱鳳玉教授主編之《1908-1997 敦煌學研究論著目錄》,收錄近百年來有關敦煌研究的論著目錄多達一萬二千筆,分為十二類,相當完整地網羅了所有敦煌學研究成績,貢獻良多。不過,對於有意藉《目錄》指引以進探敦煌學堂奧者來說,恐怕仍存在著難以克服的困難。蓋此等論著散藏世界各地,取之不易;僅由篇名,亦無法具體參詳其內容。有鑑於此,是以本計畫乃依據《目錄》成果,願致力於敦煌研究資料之蒐集、研讀、整理與評析的基礎性研究。

  接續九十年度的「講史性變文」專題(目錄編號05800-06021),與九十一年度以「押座文」、「講經文」與「佛教故事、佛教變文」等三類論著(目錄編號05637-05799)為主題的研究;本次以敦煌變文的「通論」部分為範圍(目錄編號05195-05636),進行相關論著的提要編寫及評述。

  原則上,對於《目錄》所提供之敦煌研究論著,本計畫盡量逐一蒐集原文,仔細研讀、討論,為每筆資料作成體例一致、約五百字左右的提要,附加短評,最後再冠以整體評述,儲存於學術網路中,以利研究者取得。本次作法亦不例外。然由於被歸於「通論」部分之論著多達四百餘筆,有為數不少的文獻其實是針對某一專書(如《敦煌變文集》等)的校箋、考釋、敘錄、拾遺或札記之作。這類文獻,概括說明之助益有限;再者,為了集中討論焦點,確立具有「通論」性質之變文研究論著,以呈現這類研究的發展趨向,本次提要編纂與評述的取材範圍,已在《目錄》基礎上有所取捨,同時加以增補與修訂。

 

二、研究緣由與目的

  自一九00年敦煌石窟藏經洞重新打開後,對敦煌出土文獻之研究,已蔚成風氣,「敦煌學」一躍而為國際漢學領域之顯學。據鄭阿財、朱鳳玉教授蒐集所得,自一九0八年至一九九七年間,研究敦煌學的論著,已多達一萬二千篇,牽涉領域之廣、內容之複雜,論著發表及典藏區域之大,其他顯學,恐無出其右。  欲將浩如煙海之敦煌學論著進行全面閱讀,幾乎不太可能;即使選擇其中一類進行探討,因限於個人精力、財力及時間,往往亦難竟全功。有鑑於此,西元二000年《敦煌學研究論著目錄》的出版,將近百年來的敦煌學研究論著,做了地毯式的蒐羅與分類整理,就研究者來說,不啻是茫茫學海中的一盞明燈。

  然而,囿於體例,「目錄」祇提供了「前人做了什麼研究」及「研究論著在哪裡刊載、出版」等資訊,至於「研究之具體結論與內容為何?」仍付之闕如;使有心從事敦煌學研究之學人,手執《目錄》,固可大開眼界,看到了學海明燈,但岸上是何等風貌,還是無法觸及;因為《目錄》並不提供「論著內容」。當然,針對此種遺憾,最理想的做法,乃是參照目錄,蒐集所有論著,彙為一編。不過,這樣的構想,恐怕以個人或單一機構的人力與財力,是難以實現的。因此,退而求其次,乃是將相關論著作成提要,以供學界參考。

  不過,即使只作提要,以一萬二千多筆資料的龐大數量來衡量,欲全部完成,仍屬不易。比較可行的方法,應該是採「蠶食」的方式,先就個人專長或當前所需,組成小組,分次逐步完成論著提要的編纂;假以年月,由點而線,由線而面,可能會有比較接近理想的成果出現。

  現今資訊傳播技術改善,使過去研究資訊取得不易的情況已大有改善,學術資源共享日益重要;惟資料之提供與整合,仍賴有心人士共同努力,方能使軟、硬體互相配合,更臻完美。本計劃主持人長期關注敦煌學研究;所任教的逢甲大學,亦有不少研究敦煌學的學者同事。至於電算中心則聚集了堅強的資訊技術團隊可提供支援。故本系列計畫完成之後,不僅可與前述《1908-1997 敦煌學研究論著目錄》互補,成為「有目錄且有論文內容」之敦煌學研究文獻資料庫,且可帶動其他類似計畫的延續發展,而對於臺灣地區,甚至國際漢學界之敦煌學研究,提供積極助益。

  本系列計畫的提出,即基於上述單純構想;並希望於此次敦煌變文「通論」部分的專題研究中,達成以下四個目標:

(一)研究資訊的完整建構:
  除了有完整的研究論著「目錄」,更在研讀之後,為每筆資料編寫「論著提要」與簡要短評,以供參考利用。
(二)研究成果的綜合評述:
  百年來敦煌變文的通論研究,無論在研究觀點或方法上,都有長足之進展與成果累積。在本計畫總結報告中,將進行完整的評述。
(三)研究資源的開放共享:
  本計畫將彙編論著提要,配合目錄,公諸學術網路,以方便研究者察考敦煌變文之研究動態,汲取既有研究成果。
(四)朝全面完成敦煌學研究論著提要的理想更進一步:
  本計畫接續著前兩年的講史性變文與佛教類變文專題研究,乃完成「敦煌文學論著提要」資料庫之階段工作。將以此經驗作為後續研究的基礎,並希望結合更多有志之士,促成建構「敦煌學研究論著提要」資料庫的理想早日實現。

 

三、研究結果與討論

  敦煌學以文獻研究為核心;各地區敦煌學的研究發展,無不與敦煌文獻的流通息息相關。因此,本計畫也將沿著文獻流通的歷史軌跡,以探索敦煌變文此一研究領域之形成與開展。
  回顧東亞地區近百年來敦煌學發展的歷程,著眼於文獻材料的流通情形,大抵可分成二大階段:自一九0九年(清宣統元年)至一九四九年國民政府遷臺,是第一階段;自一九五0年代迄今,為第二階段。

壹、一九0九年至一九四九年

  敦煌學肇始之初,研究活動主要集中於少數能接觸到文獻材料的地區。其時以撰寫序跋、提要為主,是對敦煌遺書介紹、研究的開端。由於撰者多為博學大儒,整理研究的對象主要即為四部要籍,特別是經部和子部;而文學部分則以不見於傳統詩文集的《唐太宗入冥小說》、《秦婦吟》、《雲謠集》等特別受到青睞。後來,因研究材料逐漸增多,敦煌文書的研究層面乃日益廣泛。表現在文學方面,敦煌寫卷中深具特色的俗文學作品,如曲子詞、通俗白話詩、佛曲歌贊與敦煌賦等,日漸獲得學界的關注與研究;不僅為中國文學史增添新頁,諸多論題的出現,更意謂著文學研究新視野的開啟。其中,「變文」由於被確立為敦煌文學的重要文類,相關研究成果即相應於文獻材料的增多,而日益豐富;環繞「變文」所展開的種種探索,使敦煌文學寶藏現出更豐富多采的內容面向。

  「變文」在發現初期或被稱為佛曲、唱文,或俗文、通俗小說……等,此類韻散相間的講唱體文學作品,由一九二九年鄭振鐸發表的〈敦煌的俗文學〉而確立其名稱,從此成為敦煌文學研究領域的重要專題。在這敦煌學逐漸開展的前四十年,見於《目錄》之「通論」性敦煌變文論著,儘管為數不多,卻往往具有確立「變文」此一文類的重大意義。如學者向達之〈論唐代佛曲〉(05195;1929 年),明辨了敦煌俗文變文與唐代佛曲,一是音樂,一是通俗文學,兩者截然有別;而鄭振鐸另有〈怎麼叫做變文、和後來的寶卷諸宮調等文體有怎樣的關係〉(05231)一文,對於變文之特質,及其與寶卷、諸宮調等文體的關聯,乃至在研究中古文學發展史的意義,界說十分精要;關德棟之〈談變文〉(05233),則多方
探討變文之淵源,對體制的解析尤為細膩。

  由於部分學者認為變文可能源自佛教之俗講,或即講唱經文之話本,於是相關探索也成為往後變文研究之重要主題。向達〈唐代俗講考〉(05200;1934 年),廣泛考察了唐代俗講之儀式、話本、起源以及演變,已勾勒出此論題的基本輪廓;孫楷第〈唐代俗講之軌範與其本之體裁〉(05202),將俗講體制予以詳實考證,闡述精細;傅芸子〈俗講新考〉(05207)在唐代俗講的歷史考察方面,也提示出不少值得再探究之的論題,特別是與變相圖之相輔運用等。  在大陸以外地區,此一時期有關敦煌變文之研究,僅見於日本。如那波利貞〈中唐時代俗講僧文?法師釋疑〉(05201;1936 年)、〈晚唐時代?撰述?考察????茶?關??通俗的滑稽文學作品〉(05259)與道端良秀〈道教?俗講?就??〉(05206)等。不過,皆屬外緣性的考察,而尚未確立「變文」之專題。

貳、一九四九年以後

  五○年代以後,隨著敦煌文獻的流通,各地學者逐漸互動交流,於是變文研究進入了更加蓬勃發展的階段;此時不僅有大陸、日本地區之研究,在臺灣等地亦開始有成果累積。以下,即分別介紹各地區變文研究的具體成果,並試論其發展趨勢。

一、大陸地區

  一九四九年以後,大陸地區的敦煌學研究立足在先前基礎上繼續發展。文學領域的重要進展.即有王重民、王慶菽、向達等學者合編之《敦煌變文集》(1957年)問世;該書廣泛校錄了187 卷國內外公私收藏的寫本,整理出78 種變文,完成當時規模最大的一次敦煌變文校理工作,於是成為往後研究敦煌俗文學者的必備參考書籍。這類校理文獻的成果,有助於學者朝更精深或多元的研究邁進。今由《目錄》所收上百篇以此書為基礎的相關研究,即不難了解其深遠影響。

  於文革前的十幾年間,大陸地區之變文研究欣欣向榮。在綜論或定義界說方面,有孫楷第〈讀變文雜識〉(05235)、徐嘉齡〈我對變文的幾點初步認識〉(05237)、宋毓珂〈變文筆記兩則〉(05238)與程毅中〈關於變文的幾點探索〉(05267)等作品。值得注意的是,此時已有將「變文」立為專題,以論其源起流變者,如周叔迦〈漫談變文的起源〉(05236)、王慶菽〈試談變文的產生和影響〉(05239)與馮宇〈漫談變文的名稱、形式、淵源及影響〉(05240)。同時,也開始出現文學史視野的探索,例如王慶菽〈唐代小說與變文的關係〉(05429)、李騫〈唐話本初探〉(05430)、路工〈唐代的說話與變文〉(05432)等。

  不過,1966-1976 年發生文化大革命,一切學術發展陷於停頓,敦煌變文研究也為之中輟。由《目錄》看來,文革期間,幾乎沒有任何一篇通論性的變文研究作品。直到一九七六年文革結束後,大陸地區敦煌學的研究才逐漸恢復。特別是八0年代以來,在日本等地區敦煌研究風潮的激勵下,敦煌學更被列為中共國家學術發展的重點項目之一。在研究資料的流通上,不但有量的持續增加,且有質的提昇。學者能取得較以往印本、微卷更清晰的圖版,遂更有利於校錄工作乃至後續研究的進行。進入這個階段,文學研究無論在總體理論或個類專題的探討上,都大有進展;至於變文,運用民間文學、主題學或比較文學等概念、方法來進行研究,亦頗有可觀之處。

  展現在敦煌變文研究上,就《目錄》之「通論」部分觀之,可知有不少學者為更深入掘發「變文」特質,仍繼續致力於定義界說的釐析與探求。如:白化文〈什麼是變文〉(05302)、王重民〈敦煌變文研究〉(05309)、宋洪志〈敦煌變文三議〉(05325)、周紹良〈唐代變文及其它〉(05334)、高國藩〈論敦煌民間變文〉(05344)、曲金良〈變文名實新辨〉(05352)、施蟄存〈變文的「變」〉(05357)、梅維恒〈我與敦煌變文研究〉(05365)、王慶菽〈敦煌變文研究〉(05369)、陳海濤〈敦煌變文新論〉(05390)、徐志嘯〈敦煌文學之變文辨〉(05517-10;1997)與潘國英〈說變文〉(05517-02;2000)等。同時,亦見專書問世,例如:梅維恒《唐代變文》(05517-08;1999)與陸永峰《敦煌變文研究》(05517-03;2000)。

  此外,或有選擇從考察變文與講經文(俗講)之關聯入手者。如:高國藩〈談敦煌講經文〉(05336)、王文才〈俗講儀式考〉(05229)、李騫〈唐變文的形成及其與俗講的關係〉(05339)、曲金良〈敦煌寫本變文、講經文作品創作時間匯考──兼及轉變與俗講問題〉(05358)、白化文〈變文與俗講〉(05368)與〈解講和解講辭〉(05361)、程毅中〈唐代俗講文體制補說〉(05371)、姜伯勤〈敦煌音聲人略論〉(05370)、李正宇〈敦煌俗講僧保宣及其「通難致語」〉(05385)、姜伯勤〈變文的南方源頭與敦煌的唱導法匠〉(05398)等研究。也有學者試圖探索變文與變相之聯繫,例如巫鴻〈什麼是變相──兼談敦煌敘事畫及敦煌敘事文學之關係〉(05425)、李小榮〈變文變相關係論──以變相的創作和用途為中心〉(05517-04;2000)與〈略論變相的創作與用途〉(05517-07;2000)等。

  在此同時,亦有學者已確認「變文」為專題,而展開關於其源起流變或藝術特點等深入研究。如:馮宇〈論唐代變文的出現及其淵源〉(05310)、趙後起〈變文源流初探〉(05312)、周飛〈變文絕蹟考〉(05401)、伏俊連〈關於變文體裁的一點探索〉(05404)、李小榮〈釋道儒「變文」考辨──兼論變文的生成及三教思想〉(05517-06;1999),與張錫厚之〈論敦煌變文從宗教到文學的轉變〉(05327)、〈敦煌變文藝術散論〉(05343)、〈漫談敦煌變文的藝術特徵〉(05350)等。

  至於變文作為某種獨特文類,文學史視野的探察與定位,必然深受重視。如張鴻勛〈敦煌發現的話本一瞥〉(05438)、張錫厚〈試論敦煌話本小說及其成就〉(05440)、張鴻勛〈「遊仙窟」與敦煌民間文學〉(05318)、王慶菽〈宋代話本和唐代說話、俗講、變文、傳奇小說的關係〉(05442)、李騫《敦煌變文話本研究》(05447)、謝生保〈河西寶卷與敦煌變文的比較〉(05454)、程毅中〈俗賦、詞文、通俗小說〉(05449)與〈敦煌俗賦的淵源及其與變文的關係〉(05374)、陳國燦、陳海濤合撰〈敦煌變文與唐代俗文學的關係〉(05389)、李潤強〈《降魔變文》、《破魔變文》與《西遊記》──談敦煌變文和古代神話小說的淵源關係〉(05411)與〈敦煌變文與《西遊記》〉(05451)等作品,皆可歸入文學史研究之範疇。

  值得留意的是,也有不少學者就「講唱文學」的角度來展開變文研究。如:張鴻勛之〈簡論敦煌民間詞文和故事賦──唐代講唱文學論叢之一〉(05304)、〈敦煌講唱文學的體制及其類型初探──兼論幾種《中國文學史》有關提法的問題〉(05307)、〈敦煌講唱文學作品故事流變考略〉(05319)、〈敦煌講唱技藝搬演考略〉(05320)與〈敦煌遺書中的「說唱因緣」〉(05400);以及牛龍菲〈中國散韻相間、兼說兼唱之文體的來源──且談變文之「變」〉(05322)、何國棟〈講唱文學的嘗試和先導──敦煌俗賦的產生及衍變〉(05345)、朱綠梅〈也談敦煌講唱辭的音樂淵源〉(05348)、曲金良〈變文的講唱藝術──轉變考略〉(05375)、汪泛舟〈敦煌講唱文學語言審美追求〉(05379)等。

  另外,尚有數篇是以變文為題材的主題式探討,如宇文卒〈《敦煌變文集》中的「放猿」詩〉(05328)、白化文〈變文和榜題──京洪字62 號等幾個卷子中「榜題」的錄文及相關問題的討論〉(05367)、楊義〈敦煌變文的佛影俗趣〉(05388)、黃徵與李丹禾合撰〈敦煌變文中的願文〉(05517-01;1997)等。還有一類,則是將變文作為史料、語料,以運用於歷史或語言學等考察研究。如:閻文儒〈經變的起源、種類和所反映佛教上宗派的關係〉(05298)、項楚〈令章大師李稍雲〉(05378),與周春梅〈《敦煌變文集》的稱數法〉(05265)。

二、臺灣與香港地區

  自一九五四年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經由日本取得一套英藏微卷照片後,臺灣地區可見的敦煌文獻材料逐漸增多。一九五六年,旅美的巴宙在英倫抄錄了一百多件佛教詩歌、佛曲歌讚,在臺出版《敦煌韻文集》;又,一九五七年大陸王重民等出版了《敦煌變文集》,世界書局將其改版為《敦煌變文七十八種》在臺印行……;凡此,不斷豐富著臺灣地區的敦煌學研究資源。八0年代,黃永武主編《敦煌寶藏》14 輯140 冊陸續印行(臺北:新文豐,1981-1986),學者得以方便披閱英、法、北京各地所藏敦煌寫卷。特別是九0年代以來因科技日漸發達,敦煌文獻的流通尤為便利。各國寫卷大都進行影印出版,更加清晰易讀;加上資訊流通快速,兩岸敦煌學界有逐漸頻繁的交流與激盪,於是整體研究環境快速提昇,探討面向日益開闊。由於可應用電腦進行全面、有系統的資料處理,敦煌學研究乃出現了重大進展,亦即,開始跳脫個別摘取寫卷的方式,而步入較具規模的專題式研究,成果自然也更為可觀。

  關於臺灣地區的敦煌變文研究,深有奠基之功者,當首推潘重規先生所著《敦煌變文集新書》(1983 年出版)。該書以大陸《敦煌變文集》為基礎,一一覈校原卷,進行修訂及補充;其間不僅增收了中央圖書館、列寧格勒以及日本龍谷大學所藏變文8 篇,並附錄「敦煌變文論文目錄」、「敦煌變文新論」與「圖版」,現已成為學界研究變文的主要文本依據。而相較於大陸敦煌學的研究取向,臺灣地區如潘重規先生〈敦煌寫本衹園圖記新書〉(05740)、〈長興四年中興殿應聖節講經文新書〉(05659)與〈變文雙恩記校錄〉(05667)等純粹從事文獻考訂之作並不多。或許,正因為前輩已提供了相當理想的校理成果,於是大部分的研究多傾向在既有考證基礎上,朝著內容意義的詮釋開發繼續努力。

  在變文定義的探索方面,陸續有:邱鎮京〈變文述論〉(05276)、陳森甫〈關於唐代的變文〉(05283)、潘重規〈敦煌變文新論〉(05297)、羅宗濤《石窟裡的傳說──敦煌變文》(05316)、汪志勇〈敦煌變文〉(05338)與劉進寶〈敦煌變文〉(05517-11;1998)等研究。同時,並有以變文為研究專題者,如曾永義〈關於變文的題名、結構和淵源〉(05245),與羅宗濤〈敦煌變文題材考四種〉(05285)、〈敦煌變文成立時代新探〉(05288)、〈敦煌變文體裁述略〉(05291)與〈敦煌變文中詩歌形式之探討〉(05313)等作品出現。由於研究者多為中文學界之學者專家,故特別能著重變文之文學質素以進行闡釋。

  尤值得一提的是:臺灣地區的變文研究,頗多關切於考察其與佛教講經之關聯,且留意區別出「講經變文」或「佛教變文」、「講史變文」等專題,使研究更加細緻深刻。關於這點,首位以《敦煌講經變文研究》(05652;1972 年)撰寫博士論文的羅宗濤先生,當有啟導之功;其著有〈變歌、變相與變文──變文發生之時代與地域之試探〉(05280)、〈講經變文起源的試探〉(05224)、〈唐代俗講的儀式〉(05225)、〈講經變文與講史變文關係之試探〉(05293)、〈敦煌講經變文的變──講經變文運用佛經的方法〉(05299)與〈敦煌講經變文與講史變文之比較研究〉(05330)等論著。相關研究,亦可見諸尉天聰〈唐代的俗講與變文〉(05273)、邵紅〈敦煌石室的佛經變文〉(05287)、釋東初〈佛教
對中國變體文學的影響〉(05290)、楊西華《唐代俗講文學的原創性及其大眾需要關係之研究》(05295;碩論)、潘重規〈敦煌變文與儒生解經〉(05317)、方炫琛〈論敦煌講經變文的產生〉(05321)、陳祚龍〈唐代敦煌佛寺講經之真象〉(05383)、林聰明〈俗講與講經文〉(05396)與簡宗梧〈俗講與講經變文關係之考察〉(05203)等論著。關於文學史視野的考察,則有徐鳴亞〈從變文到諸宮調〉(05251)與蘇瑩輝〈從敦煌遺書的發現論中國古典文學和俗講作品對後世的影響〉(05409)等。此外,亦不乏以變文為題材之主題研究,如羅宗濤〈北平衣字三十三號變文考〉(05279)、〈敦煌變文中詈罵及咒誓的探討〉(05517-05;2001)與陳祚龍〈敦煌古抄受持齋戒法會講唱之藍本〉(05329)。

  至於香港地區的變文通論研究,於《目錄》中僅見梅應運〈敦煌變文與佛寺壁畫之關係(變文與變相)〉(05420)、談錫永〈佛經俗講與小說〉(05436) 、曾錦漳〈唐代俗講及其底本〉(05296)與冉雲華〈俗講開始時代的再探索〉(05359)等數篇,尚未足論其趨向。而臺、港地區可見之大陸、日本學者論著,如馬幼垣、劉紹銘〈筆記、傳奇、變文、話本、公案──綜論中國傳統短篇小說的形成〉(05437)、金岡照光〈關於敦煌本高僧傳因緣〉(05351)、〈關於敦煌變文演出的二三個問題〉(05355)及〈關於敦煌變文與敦煌壁畫的關係──以本生譚為中心〉(05424)、周紹良《敦煌文學芻議及其它》(05384)、法逸〈就敦煌變文來看說話伎藝的表演藝術〉(05395)、曲金良《敦煌佛教文學研究》(05394),為數之多,可見學術交流之影響,值得持續關注。

三、日本及其他地區

  有關臺港、大陸地區以外的變文研究,據《目錄》所載,則除了有Richard E.Strassberg 著,張芳齡譯〈敦煌所發現的佛教講唱〉(05305)、戴密微著,耿昇譯〈敦煌變文與胡族習俗〉(05380)與孟列夫著,楊富學譯〈敦煌文獻所見變文與變相之關係〉(05392)等零星譯作,此外,所有成績幾乎僅見於日本地區。因此,底下謹略述日本地區變文通論研究之梗概。

  前已提及,日本地區早在一九三六年,即有通論性的變文研究論著。不過,由於其學術風氣與漢地不同,是以學者們多投入於俗講與講經文之源起及內容的歷史考證,如:那波利貞〈中晚唐五代?佛教寺院?俗講?座?於??變文?演出方法?就??〉(05216)、福井文雅〈唐代?俗講形式?起源〉(05222)、〈唐代俗講儀式?成立????諸問題〉(05221)與〈講經儀式?組織內容〉(05228)、平野顯照〈講經文?組織內容〉(05332)、荒見泰史〈講唱體研究?一周邊資料──敦煌資料佛教說話節錄體????〉(05403)等作。

  至於以「變文」為專題的研究,則相對較少。如有:小川陽一〈變文?構造──孝子談?見???〈?????〉?中心?〉(05241)、那波利貞〈變文探
源〉(05242)、岩本裕〈緣起?文學〉(05272)、相田洋〈變文?世界〉(05289)、〈敦煌變文概觀〉(05294)與金文京〈敦煌變文?文體〉(05517-09;2000)等。而值得留意的是,其間頗多致力探討變文與變相之關聯者,例如:川口久雄〈敦煌變文?性格?日本文學──繪解??世界〉(05414)、秋山光和〈變文?繪解??研究─平安時代世俗畫?研究〉與金岡照光〈變、變相、變文札記〉(05292)、〈經變?變文──本生譚?中心???〉(05347)等研究。或亦關切變文對於白話文學興起的影響,如小川環樹〈變文?講史──中國白話小說?形成?起源〉(05426)與川口久雄〈敦煌出土?「俗講儀式」?略出因緣諸本──我?國說話文學?????〉(05227)等。

  此外,以變文為題材的主題式研究,則有長田夏樹〈白話詩人王建???時代──唐.五代講唱文學發達史?一側面???〉(05406)、川口久雄〈敦煌變文????唱符?音曲??展開──日本文學??????????〉(05416)等作。而玄幸子之〈敦煌變文?????得????〉(05341)、〈敦煌變文?
於??「V 取」????〉(05342)等文,則是取變文為語料,以運用於語言學之考察研究。

 

四、計畫成果自評

(一)本計畫接續九十年度的講史性變文、與九十一年度的佛教類變文專題,而致力於建立完整的敦煌變文論著提要資料庫。現已完成「通論」部分的論著目錄彙編,為每篇著作撰寫體例一致、約五百字左右的提要,以及百字以內的短評,並公諸學術網路。此後,將方便研究者能夠更具體深入地瞭解敦煌變文研究動態,檢索相關成果。

(二)為撰寫提要,必實際蒐集原文,仔細研讀。過程中,不但可再次校訂既有目錄資料,並可同時拾遺補缺,及進行後續資料蒐集等工作。再者,對於外文論著,本計畫亦確實翻譯、研讀,作成提要,如此也將協助研究者克服語文障礙,汲取所需,擴展視野。

(三)經由逐篇撰寫提要,具體瞭解研究成果,本計畫以敦煌變文「通論」部分之研究評述作為結案報告,進行對此一部分敦煌文學研究發展的回顧與展望;使本計畫所提供的不僅只單篇資料之彙集,而更有專題研究史的考察。在評述中,試圖勾勒出變文研究論域的形成脈絡,亦期望此番省察,有助於變文研究領域的繼續開展與進步。

(四)敦煌學之豐富蘊藏,需要更深入與多元的開發。本計畫經由三個年度的研究階段,完成敦煌文學之「變文」類研究論著的提要編寫及發展評述。所得與經驗,將可提供學界進行類似計畫之參考,以共同為敦煌學論著資料庫的全面建構乃至研究的長遠發展而努力。

(五)參與本計畫的成員,皆為有志於敦煌學研究的中文研究所學生;因此,本計畫的執行歷程,同時也提供了一次紮實的基礎研究訓練。在蒐集資料及研讀論著的過程中,同學們相互切蹉,並有機會就教於學有專精的敦煌學者,對於提昇研究風氣,亦有所助益。

(六)研究資料庫的建構,是需要永續經營的工程。因時間、地域、財力等諸多主客觀條件限制,此次計畫對於敦煌變文研究成果的彙編及評述,當有未盡完善之處。尤其是在東亞或漢語學圈以外的相關論著,網羅不易;然這方面的資料終須補強,方能取得敦煌學作為國際研究的開闊視野。同時,對於與時俱增的相關研究論著,也當有計畫地繼續蒐集彙編。